房车·改变生活·感动生活

自行A

自行B

自行C

经典拖挂

运动拖挂

第五轮拖挂

折叠拖挂

驼挂房车

营地房车

越野房车

商务房车

大视野

您当前位置:房车之家 >> 大视野 >> 自驾游 >> 自驾游记 >> 浏览大视野信息

「房车西·游记」二万五千里的云和雾「贰」—蛮荒高原


2018/10/23 11:42:15本站原创点击: 【字体:

    从“青藏线”走西宁方向回返,本想走滇藏线的,但地图表明滇藏线与川藏线至少有三分之二的路是重合的,一定要到芒康才有岔路。好马不吃回头草,再说川藏线上米拉山口、72拐也不是吃素的。与其重蹈覆辙,不如另辟蹊径,青藏线好孬也算是条著名的路线,也是唯一可选之路。

「房车西·游记」二万五千里的云和雾「贰」—蛮荒高原

    之前,有关青藏线有过争论,苏州“左眼”说:走青藏线还不如去后藏阿里地区,平均海拔4000多米,风险很大。“西影”两口子则说:这是最好走的一条路了,唯一的风险就是路看上去很平整其实不然,车辆很容易颠覆。从那曲到格尔木800多公里路,海拔高不适合过夜,无论如何要一天跑完。俩人都曾多次来过西藏,都有过切身感受,只是都没有3月份进藏的经历,他们的话,对于一个头遭进入西藏的菜鸟来说,无法对比,只能按照个人需求而定。

「房车西·游记」二万五千里的云和雾「贰」—蛮荒高原

    我心里明白,800多公里,我是一天跑不完的,且不说我的高原反应和感冒症状会不会加剧,单这老腰就受不了那么长距离的奔波,毕竟不是跑高速公路,那是一条稍不留神即容易颠覆翻车的路,并且极有可能遭遇风雪。

    虽然前程未卜,似乎危机重重,但毕竟是一条出藏之路,回归之路,纵有千难万险也是非走不可的。我对夫人说:万一高反严重,我动不了了,你拼了命也得将车开到格尔木,这800多公里,路上没有医疗救护单位,晚上天又冷,随时会被冰雪封在路上的,你要有思想准备。

「房车西·游记」二万五千里的云和雾「贰」—蛮荒高原

    开车出藏拢共只有两条路,别无选择,我只能硬着头皮走青藏线了。夫人不置可否,在城市平坦的大道上,她开得是汽油卧车宝马,过去从没接触过的柴油重车,在这么复杂的道路与气候条件下,尤其是在我动弹不了的情况下,她是否可行,只有天知道了。

    途中,我在群里得到信息,从拉萨走滇藏线返回的义乌“陈钟琴”,到米拉山口遇到大雪封道,受阻折返拉萨。看来,走青藏线是对的,毕竟天气还是好的。

    来拉萨时,我们在海拔5000多米的米拉山口就遇见过堵车,幸好是下山被堵,那天天气尚好,只在山顶有一点稀稀落落的雪花。即便如此,那些一眼望不到头的受堵车辆还是够惨的,它们一辆紧跟着一辆停在陡峭的坡道上,稍不留神或者驾驶技术欠佳,不是前面发生碰撞,就是后面给撞了。坡道起步,马力不够冲不上去;冲过头了,来不及刹车就会撞车。把握不好则容易溜坡,撞向后面的车子。“陈钟琴”返回是对的,冰雪山道,即便安装了防滑链也不保险,重车下山极有可能刹不住车,往下溜滑。或者,到了晚上还过不了垭口,气温骤降,雪上加霜,车底盘便会与路面冻为一坨,彻底动弹不得。即便自己安然无恙,但只要前面有车出事,那么狭窄的道路,你也只能干等着,无法前进。想想都让人发皮发麻。

「房车西·游记」二万五千里的云和雾「贰」—蛮荒高原

    我是谨慎的,往那曲方向开时,一遇见路边有从青海方向来的车便下去询问。他们告诉我,这几天天气不错,没有大雪,你要走就得快,可能两天后有大雪。那天黄昏,在一片空地休息时,从青海方向驶来一辆轿车,停在了我车后不远处。从车上跳下一个三十来岁的穿藏裙的女人,下来后即蹲在了车边。从驾驶室下来一个男人,我向他走去:“老弟,从那儿来”?

    “西宁”。

      “路好走么?前面下雪吗”?

      “没下。路还行。我们是早上五点从格尔木过来的”。

      “呵,跑十几小时了?你跑多少码”?

      “7、80码,小心点开就行。”

    说话间,那个蹲着的女人站起来向一边走去,她蹲过的地方有一滩水。我恍然大悟,女人穿裙衫竟还有这个功能,撒尿方便。我有些尴尬,早知道就不会走过去。那对男女倒挺坦然,他们已经习惯了。

    我并没有冒然前行,路况不熟,决定慢慢体验,如果情况不妙,立马折回拉萨。于是,我先翻越5140米的念青唐古拉山,去了纳木措湖,夜宿海拔4265米的当雄县。

    我的烟瘾很大,酒瘾也不小。咳嗽的厉害,便再不敢抽劣质烟,改抽“中华”,感觉好很多。我有个意识,等哪天“中华”也抽不进去了,恐怕就真的完了。进入西藏后,酒瘾大大减弱,几乎不喝了。当雄那晚,我不顾夫人的唠叨,拿出白酒来喝,我说:我想体验一下海拔那么高,今晚身体的反应,如若不行,我们明天就回拉萨。

    那晚,爬上床时感觉有点费劲,吃了颗安眠药睡到半夜二点多就醒了,再也睡不着。我便起身,穿好衣裳,走出车外,在一片寂静的街道上点燃一支烟。除了因为流鼻涕和擦拭的缘故,皮肤干燥开裂,隐隐生疼外,精神还好。我走了几步,有些气喘,但感觉问题不大。返回车上,窝回床上,就已经想好了,我决定慢慢向前走,800公里争取分两天走完。

    第二日,翻过唐古拉山,到沱沱河过夜。这一路,天气不错,但跑不快,沿途不断遇见大队军车和载重货车车队,几十辆一拨,我必须一辆一辆的超越,根本无暇顾及车外风光。沱沱河海拔高度与当雄差不多,服了一倍剂量的感冒药,又吃了携氧片,感觉还行。天亮后,继续前行,穿过可可西里,翻过昆仑山口,终于抵达格尔木。这一路车辆很少,便放肆一路狂奔。

    传说中美丽的可可西里和巍峨的唐古拉山垭口,只是一片荒芜的草原和普通的雪山,天色阴沉,没有任何美感,藏羚羊的毛都没有见着。这条路两侧,大多的区域皆为不毛之地,看不见房屋和牛羊,偶然倒是能够看见路边有卧毙的黑牦牛。

    这条路远看起来十分平坦,急弯和坡道并不多,却暗藏玄机,处处凶险。至少有一半的道路象冻硬了的橡皮路,地基塌陷,坑洼以及载重汽车的辗压,使得路面如同柔软的面团,被重压成千姿百态,呈不规则的波浪起伏,又被冻的硬绷绷的,极易发生车辆颠覆的路段就是这里了。

「房车西·游记」二万五千里的云和雾「贰」—蛮荒高原

    由于纵深视觉好,没有交通管制的标识与警告,车辆容易开快车,一般皆以7、80码以上的速度疾驶,这时候黑色柏油道路上没有来往车辆,感观上会出现误判,方向盘极易出现瞬间的失控,车轮子陷入重车辗压出的深辙发生侧滑。或者,一个波浪状路面车辆突然窜跃而起又重重地摔下,吓得夫人哇哇惊叫。

    在一个弯道附近超车时,前方大车是靠边让路了,我以正常距离超越,岂料在越过前车的刹那间,发生了剐蹭,我清晰地听见了碰撞的声响。大车加速追了上来,夫人从后视镜中看见他们不断闪灯叫停。车停后,俩个肤色黎黑壮汉气势凶凶地奔过来责问:怎么开车的?我紧张的一边道歉一边观察车辆情况,发现只是我的房车遮阳棚与大车的车头后视镜外壳发生了刮蹭,声音挺响,刮痕并不太明显。这是因为道路不平,路面两侧向内收敛造成的,下面两车有4、50公分的车距,而上面部分几乎就倒在了一起,幸好没出大事。为何会紧张?荒郊野地,如果发生冲突,我一人是很难对付的。何况,其中一个大汉手里还攥着把大号板手,我有点发虚:“兄弟,对不起了,我去拿两包烟,算是抱歉”?

    是没听懂我的话,还是不屑一顾?反正那个司机骂骂咧咧发动了车,盯着我的那个拿板手的显然不肯息事宁人,但看见车子动了,也跳了上去。我就不管了,回身向自己的车跑去。此时,沙尘一般的雪雹子卷地而起,漫天白茫茫的,天色要变,得赶紧走。

「房车西·游记」二万五千里的云和雾「贰」—蛮荒高原

未完待续

作者:太阳(杭州)

网友评论

  • 国 际
  • 展 会
  • 旅 游
  • 改 装
  • 车型点击榜
  • <50万
  • 50-100
  • 100-200
  • >200万
关于我们 | 版本说明 | 隐私政策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帮助中心 | 会员登陆 | 网站地图 | 订阅RSS | 通过百度搜索房车通,可方便找到我游房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