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车·改变生活·感动生活

自行A

自行B

自行C

经典拖挂

运动拖挂

第五轮拖挂

折叠拖挂

驼挂房车

营地房车

越野房车

商务房车

大视野

您当前位置:房车之家 >> 大视野 >> 自驾游 >> 自驾游记 >> 浏览大视野信息

「房车西·游记」二万五千里的云和雾「壹」—逃离西藏


2018/10/23 11:41:09本站原创点击: 【字体:

「房车西·游记」二万五千里的云和雾「壹」—逃离西藏

作者:杭州太阳

    终于回家了,回到了人间。

    其实,当我急急迈入几百公里外江苏射阳的一个农贸市场,便已嗅到了浓重的家乡滋味,街巷两侧水盆内活蹦乱跳的生猛鱼虾告诉我,这儿才是触手可及的鱼米之乡,真正可以随意享受的人间天堂。那天,称了一大堆肥硕的泥鳅、花蛤等小海鲜以及手工荠菜鲜肉水饺,在一湾绿植茂盛,粼粼波光的水边,点火做饭。春风和煦,身着T恤,光脚拖鞋,再不用担心感冒和肺气肿了。葱姜料酒,烹出一锅熟悉的味道,美美的饱食了一顿。这一餐,让魂儿归位,从虚幻回归现实。

「房车西·游记」二万五千里的云和雾「壹」—逃离西藏

    2018年3月11日早晨8点从杭州家中出发,踌躇满志奔向西域,那地方过去仅从文字和图片上接触过,向往之极。

    下午到达安徽宁国,在“小川藏线”的大山中泊车过夜。12日翻过群山,在泾县附近与追赶上来的南浔“王悦”会合,13日到达湖北鄂州受到E族兄弟“车在旅途”的热情款待,鲜活的武昌鱼味道好极了。当晚八点多,刚动筷子的时候,义乌“陈钟琴”长途奔袭600多公里,及时赶来聚会。

    14日到达荆门,与改装达人“云彬”见面,见他的主要目的是将三辆车上的对讲机全部调好,而“云彬”则要再过两日从高速公路赶上来。15日到达宜昌秭归,夜宿三峡二坝。受到车友“秭归逸园”热烈欢迎,以当地著名之腊猪蹄、腊肠、腊猪头款待,临行还送了许多特产甜橙。16日过恩施,走免费的“三峡高速”。

    17日进入大山,导航成都,里程630公里,走了三小时,依然还有630公里,遭遇“鬼打墙”,无奈之下改走高速,途中在服务区与赶上来的杭州“西影”及荆门“云彬”会合。19日,过成都、邛崃到都江堰与苏州“左眼”,重庆“雨燕”和台州“老张”、“光头”等人会合。20日集队走317国道,向海拔3800米的“四姑娘山”进发,正式开始了西藏之旅┄┄。

「房车西·游记」二万五千里的云和雾「壹」—逃离西藏

    一、逃离西藏

    4月9日早晨,在青藏高原西南部日喀则城区公园内的驻车地,我决定告别车友,独车返回。我看到了“西影”等人复杂而惋惜的目光,毕竟相处二十几天,彼此激励向前,相互帮衬,难舍是必然的。“不离不弃,陪你走完全程,此生不留遗憾”。这是66岁的老越野玩家“西影”多次对我说过的话,他曾数次来过西藏,唯一没有去过的就是新藏线。

    到拉萨的时候,站在金碧辉煌的布达拉宫前,我便想返回了,返回到人间。那块土地,反差太大,截然颠倒的视觉与感受,不仅囊括了生活与环境,还有气候的反差。白天的阳光火烧一般透过驾驶室车窗玻璃火辣辣地晒在躲不开的大腿上,而到了夜晚,寒风刺骨,冻的人瑟瑟发抖,温差达30度。在这金光闪闪的宫殿前,有藏民蓬头垢面趴在凹凸不平的石块路面上千拜万叩,他们裸露的手指部分与泥土同色,而瘦骨嶙峋的手背呈酱紫色,历经常人难以想象的苦难,一步一叩拜,从遥远的某地来到这儿,是为了感动庙宇里泥塑木雕的菩萨,祈求神灵的庇护。我很明白:是愚昧与贫困造成的,与虔诚信仰根本无关。

    到达拉萨,西藏行组织者“左眼”宣布:本次活动到此结束,剩下来的行程自主决定。此时,早已脱离大部队的上海“老倪”不知所踪。台州“老张”、“光头”决定从滇藏线返回。重庆“雨燕”还在林芝附近,“左眼”与“陈钟琴”结伴,队伍已经七零八落,我们四台车却始终在一起。但是,我也准备脱离朝夕相伴的队伍了,心情是复杂的。

    此一趟,杭州临行前购买的携氧片、防滑链、高原车载制氧机都还没用上,内心深处,已经没有了使用它们的打算,对于后藏和整个新藏线不可预知的风险,我已丧失了极限挑战的动力。这种逃离的思绪已积累了好些天,虽然“高反”并未到达我想像的地步,但昂然的激情却在退却。

    鼻涕止不住地往下流淌,上下床铺这类幅度甚微的活动也能让人气喘吁吁;还有咳嗽,吊心吊肝的咳,整夜整夜的咳。为了预防感冒,进藏后即开始吃“黑白感冒片”,白天一颗,晚上一粒。为了尽可能在海拔3500米以下过夜,进藏车队开始连续数日赶路,三、四百公里的路程,得从早上八点多,开到晚上八点多。那是一种炼狱般的体验,短短数日,腰便不行了,跳下车来,腰椎直不起来,路都走不利落。如厕时,蹲不下去。好不容易蹲下去了,站起来又十分艰难。

    大概是吃药的缘故,开车时常常迷糊犯困,在上七十二道拐之前的一个盘山道上,人迷瞪起来,开着开着,精神不觉失控,倏忽阖眼睡去。若不是老婆瘆人的尖叫,恐怕早已翻入雅鲁藏布江了。那次,真吓得灵魂出窍,老婆本也迷糊着,突然发现车子越过对向车道中轴线向悬崖边护栏冲去,便本能地惊恐大叫,我猛然醒来,幸好路上没车,方向盘一把拉回了。生死就在几秒钟之内,我惊出了一头冷汗。

    改装房车,是为了游山玩水,不是玩命。是为了悠闲的策马由缰,而不是疲于奔命。杭州“西影”爆胎发生在素有“小江南”之称的西藏林芝,风和日丽,海拔3000米以下,幸亏有荆门“云彬”和湖州“王悦”相随,他们对车辆比较熟悉,换个胎不算难事。但此事若发生在“800里无人区”,冰天雪地,零下20度,平均海拔5000多米,各人自顾不暇,又当如何?在我的这辆房车前,一辈子没开过柴油车,更没有自己换过轮胎,若真在如此恶劣的条件下遭遇炸胎,可就惨了。是的,我没这个本事,连大雪封道是否能够顺利地安装上防滑链心里都没有底,这辈子就没干过这活,我有自知之明。

    本想,去看一看珠穆朗玛峰大本营再回返,可在日喀则的那个夜晚,身上竟发起冷来,头也昏沉起来,整夜咳嗽不止,喝了两杯西藏“雪梨膏”也无济于事,感冒症状加剧,一夜无眠。看了眼地图,离珠峰大本营还有290公里,仅仅一天的路程,实在是遗憾。用不着权衡,我决定迅速脱离高原。

网友评论

  • 国 际
  • 展 会
  • 旅 游
  • 改 装
  • 车型点击榜
  • <50万
  • 50-100
  • 100-200
  • >200万
关于我们 | 版本说明 | 隐私政策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帮助中心 | 会员登陆 | 网站地图 | 订阅RSS | 通过百度搜索房车通,可方便找到我游房车网